南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準岳母嫌聘金不夠要女兒打胎準女婿寫欠條

发布时间:2019-11-09 04:32:12 编辑:笔名

准岳母嫌聘金不够要女儿打胎准女婿写欠条

原标题:准岳母嫌聘金不够要女儿打胎 准女婿写欠条   “爷爷那一代,要一斗米;爸爸那一代,要一头牛;儿子那一代,要了全家命”一首民间打油诗,说的正是当今高企的聘金   高聘金到底会不会要命看看他们的遭遇就知道了陕西小伙陈森付不起16万元聘金,准丈母娘拉着女友梁婷要去堕胎,引发一场争执,还惊动民警从中调解远在北方的老父亲最终带着“最豪华阵容”赶来泉州谈判,现场宛如一场惊心动魄的博弈博弈的结果是,陈父举债、陈森写欠条,双方顺利订婚   并不是所有的妥协都能修成正果泉州小伙林侃,面对“一二十万元、至少1斤黄金和要有大房子”的要求,几度纠结后,还是一一应承,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女友小悠娶进门了,那想曾经的准岳母已悄悄为女儿安排了土豪相亲伤心欲绝的林侃在经历多次分分合合之后,最终放弃了这桩婚事   泉州市区的姑娘林婷,一度因为男友拿不出8.8万元聘金,而以绝食的方式逼母亲就范,逼迫不成选择与男友私奔岂料,婚后她反而要为家庭日常负担,夫妻俩从冷暴力上升到拳脚相加,只能协议离婚当她抱着孩子偷偷回到泉州时,母亲接纳了她   “我们不该结婚,门不当户不对妈,我错了”她一头钻进母亲的怀里,林婷的遭遇,正是许多丈母娘的担忧   聘金要不要给给多少合理各地都有不同的“行情价”,有的一个村就有多个价,友拼凑起来的福建各地聘金大全,就可见一斑   古时,聘金不仅是习俗,有些还有法可依,从西周开始就以国家立法的形式存在着,那时聘金是理所应当而今时,裸婚已不是新现象,“有情饮水饱”,聘金一分不要的也大有人在新中国的《婚姻法》也没有再提及聘金这些字眼   幸福的婚姻,需要聘金吗不需要吗   聘金不够 竟要女儿打胎   旅馆狭窄的过道上,3个中年男人倚墙立着,“这简直是卖女儿嘛”说话的男人用脚碾灭烟头,走进对面房间他是陈森的父亲,此次从陕西赶到泉州,专为儿子与梁婷的婚事而来   争执声从房间内传了出来,“别吵了,我们分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陈森的脸上,梁母一手抓住陈森的T恤,还要接着打,梁父赶紧把她拉住陈父见此立即把陈森拽到身后,推搡出门   “妈,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啊”梁婷坐在房间床上,满脸是泪   海都站在门口,不知所措1小时前,接到陈森他在里大喊:“你快来劝劝,谈崩了,我俩要完了”和他是陕西老乡,地缘产生信任,他喊过来劝架此前,他说只要聘金的事谈成,今年年底他们就能结婚   最“豪华”的谈判阵容   7月底一天下午5点,泉州市区一家旅馆,一个标准间里,梁婷的父母坐在临街窗下的椅子上,27岁的梁婷靠墙坐在床上,不时用手背揩去眼泪黑色宽松短袖的外衣遮不住她凸起的腹部另一张床上,陈森的爸爸、二爸、三爸、四爸(注:北方对叔伯的称呼)依次坐下26岁的陈森说,按陕西村里的规矩,这次谈判,父亲出动了最豪华的阵容   “11.9万,不能少一分钱,拿不出来结什么婚,”梁母继续施压,“已经减了5万,再少就不用谈了按龙岩客家规矩,聘金至少要16万”   “梁婷妈,关键两个娃娃喜欢,梁婷肚子大了,先领证,聘金啥的以后再说”陈父说话带着浓重的陕西味,“莫让娃娃难过”   “聘金是诚意聘金不够,我带她打胎,嫁不出去,以后我养她又没诚意又没钱,你让我怎么相信我女儿跟你能幸福”梁母作势去拉梁婷   “妈,他家真拿不出那么多,”梁婷回头望向陈森,想甩开母亲手臂   “我当初就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不听,现在怎么办我是为了你好,”母亲声嘶力竭吼完,双腮涨红,瘫坐进椅子咳嗽不停,身体蜷缩成虾米状梁母得了甲亢,不能激动梁婷心疼地轻抚母亲的后背,给她顺气,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   “在老家2万元就能娶个媳妇,4万元媳妇模样随便挑”陈父叹口气,看着梁母,“将来过门,你们不用给梁婷办一分钱嫁妆,我刚盖了3层楼房,女娃过来啥都有”   “置不置嫁妆那是我家的事,嫁女儿的聘金数目是客家规矩,”梁妈解释,客家人嫁女儿时,要请全村人吃喜酒,还不收礼金,大女儿出嫁时,梁家在院子里摆了30桌,二女儿要更风光   “梁婷妈,家里这边只能出7.9万,剩下4万陈森两口婚后给你,你看成不成”陈父试探地张嘴   “买东西分期呢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梁母再次站起来,拉扯梁婷,“马上订票,晚上回龙岩”   梁婷忙回头,看见陈森缩在电视柜旁,一直沉默不语后来她说,当时多想陈森站出来,拉住她,可他没有   梁婷挣脱母亲,跪在地上,“妈,我们说话算数,一定还,陈森会记得”这一跪,让所有人都惊到了   梁母用力跺了几下脚,冲出房间紧跟其后的梁父留下叹息起身离开   当爱情遭遇16万聘金   陈父踢了一脚陈森,他才回神,扶起跪在地上的梁婷谈判谈崩了,屋里只剩下陈森和梁婷面对面坐着“今天,我感觉自己快哭干了,”梁婷说,她多想回到4年前两人刚认识时的幸福时光   2011年,高职毕业的梁婷在一家宾馆当财务,平时爱玩络游戏陈森在福州一家建筑公司打工,也喜欢玩络游戏,陈森是新手,在向高级别玩家讨教时认识了梁婷,两人偶尔通过聊聊   一次聊天时,陈森说:“3天内,我一定要追上你”梁婷羞涩地点头说“嗯”,还提出想见个面“这是个美丽的误会,”陈森笑了,“其实我说的是游戏级别追上她”   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梁婷是标准的南方姑娘,皮肤白皙,骨骼瘦小,陈森则皮肤黝黑,瘦削脸庞上有双漂亮的眼睛梁婷说他俩“巧克力配牛奶,绝了”,很快确立恋人关系   只要陈森有空,他就会坐1个多小时的动车去龙岩看望女友,半年下来,动车票攒了好几摞随后工作调动,他来到泉州梁婷心疼他太累,开销大,辞掉工作,赶到泉州陪他   2013年,两人各自向家人提出结婚的想法,梁母当时让陈森拿出16万聘金,而当时的陈森只有1万多元的积蓄,梁母知道陈森的家底后,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而陈父也因为聘金问题不同意这桩婚事   每次家人打询问时,陈森和梁婷就骗家人说分手了“人,其实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只要健康地活着,真诚地爱着,也不失为一种富有”又一次对母亲说谎后,梁婷在朋友圈里写道   今年春节前,陈父催促陈森早点回家,陈森回家后才发现原来父亲安排了一个同村姑娘相亲陈父说,同村姑娘知根知底,也不嫌弃陈家因盖新房还有5万债务,更不要聘金   为了安慰父亲,陈森去见了那姑娘,把落在家梁婷给陈森打,来电显示“老婆”陈父接通,说要让梁婷死心她便发短信主动提了分手当晚,陈森买机票飞回泉州找她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金振口服液好喝么